日排行周排行月排行日推荐周推荐月推荐

腊文小说>爱欲之潮NP>女厕春情h

任谁也想不到,在这校园的一角,一个在非活动日几乎没有人光顾的女厕所的小隔间里,有一对男女正沉浸在炽热的爱欲之中。

“你怎么能想得出来的,带着媛媛姐出来,还要叫我过来,白会长真是色胆包天啊,哎,你轻点……扯到我的肉啦……”白楚墨猴急猴急地掀开了苏颜的上衣,在苏颜背部的扣带上卯足了劲想要脱下那碍事的内衣,却怎么都脱不下来,引得苏颜一阵的娇嗔。

“这不是你最喜欢的刺激么?你看你嘴上说着不要,我看你早就已经湿得不行了吧。”在连续数次手抖失败之后,终于是解开了苏颜的白色内衣,白楚墨就迫不及待地把头埋到了那酥胸之中,尽情享受着这具散发着致命吸引力的温香软玉。

在白楚墨的进攻下,苏颜很快便动了情,雪白的乳丘神奇地渗出了淡淡的粉红,美乳上的那一点含羞蓓蕾被白楚墨含在了口中,仅仅是口腔中温热的气息时不时地吞吐在那花蕾之中,就让苏颜的腰肢情难自抑地轻轻地扭动了起来。

白楚墨显然并不会仅仅于此,湿热粗糙的舌头不时地轻点乳头,那花蕾就似那倔强的孩童,你越是调侃一般的摸着她的头说她矮,她偏是要踮起脚跳起来证明自己的身高。几个来回之后在苏颜一声声迷乱的呻吟中,她胸口圣女朱果上的花蕊早就不服气的坚挺起来。

“动静别太响了,当心有人……”察觉到白楚墨的手已经在自己的股间摸索,苏颜用尽最后的理智提醒了一下,回应她的是则是一阵酥麻难耐的骚痒。白楚墨唇齿间不停地挑逗着苏颜胸口的浑圆玉兔,手指几乎是毫不费力地便剥开了那一对娇媚的花瓣,迎着股股热流,探入了那深深的蜜穴。,

“白哥哥坏死了……媛媛姐要是来找你了怎么办……”动情的苏颜呵气如兰,身体早就已经随着白楚墨手上的动作应和了起来,话里的内容句句是关心,但那低沉的娇喘打到白楚墨的耳边,却是极佳的催情药。

“放心,我没带手机,她没办法催我,也不知道我在哪里,只要我们快点,不会被发现的,颜颜……你真的太美了……”这样的美人在怀,再加上偷情所附加的背德快感加成,白楚墨的欲火早就燃烧到了极点,逐渐增大了手上的力道,插入的手指摩擦着蜜穴深处的湿滑嫩肉,大姆指顶着美穴洞口的粉色玉珠不停地揉搓着,不消片刻白楚墨就感觉到了一股暖流顺着自己的手指流淌了下来。

“要去了……白哥哥太厉害了……我要被哥哥弄到高潮了……”苏颜的身体在高潮的片刻脱了力,整个人都趴到了白楚墨的身上,就连那躁动的心跳都感受得一清二楚,听着苏颜小口小口地喘着气,白楚墨的的耐心也终于到了极限。

由于厕所隔间实在是场地有限,白楚墨扶起了苏颜半软无骨的身躯,让她的上半身趴在马桶的水箱上,双腿跪在马桶的座位上,解开了拉链释放出了那早饥渴许久,此刻正兴着淫光的肉棒,调皮地在苏颜光洁玉玉的阴阜上摩擦着。一遍遍地在苏颜的阴唇上磨蹭着,在空中拉出了一道道半透明的拉丝。

“白哥哥……白哥哥……我要……”苏颜哪禁得住这样的挑逗,她只觉得花穴得深度极度的空虚,急需某些东西来填满,偏偏这近在咫尺的男人却迟迟地在自己穴口徘徊着,苏颜几乎是疯狂的舞动着自己的纤细腰肢,祈求着白楚墨的插入。

“你要什么?好好说说,我看看我能不能满足你。”谁知道白楚墨这人也是真能忍,自己明明已经硬得跟铁一样,还能咬着牙逼着苏颜说骚话,大家心中的校园女神,现在却跟一条发情的母狗一样摇着屁股求着自己插入,作为男人没有什么能比这个场面更让人满足的了。

白楚墨本想跟那些色情小说中一样,让苏颜说出那些羞耻至极的荡妇淫语,却忽视了现在两人的体位,苏颜咬了咬牙屁股用力地往后一靠,啪的一声,把白楚墨撞到了隔间的门板上,而那饥渴的花穴,也终于得到了肉棒的滋润。

苏颜的快乐还没来得及宣泄,却听到逐渐传来的两个女生的交谈声。

“诶,你听到刚才那个大一的样子么,简直太嚣张了,我看部长牙都咬碎了要。”

“哈哈哈哈是啊,刚才什么声音?是不是厕所里门坏了?”

书友推荐:替嫡姐爬上龙床,她宠冠后宫龙啸九疆赛博剑仙铁雨误入官路过天门没你就不行之新征途官途:权力巅峰他的暗卫戏中意伪装大佬那些年七零宠婚:撩硬汉!生三胎在北宋当陪房穿成恋爱脑女配小姑姑女神攻略手册被活埋三年:我死了,他疯了!巅峰红颜:从咸鱼翻身开始官场:从离婚后扶摇直上官道之权势滔天七零大杂院小寡妇以你为名的夏天
书友收藏:穿越古代去求生夫郎弱小可怜但能吃替嫡姐爬上龙床,她宠冠后宫黑莲花的上位(出轨np高h虐男)官场:从离婚后扶摇直上他的暗卫以你为名的夏天你到底还有几个好哥哥都市狂龙枭神当明星从跑龙套开始异界游戏制作人在北宋当陪房潘多拉的复仇(高干,nph)诱奸儿媳娘娘总是体弱多病天才少年,开局便是救世主官途:权力巅峰春风玉露悖论H( 续更)见微知著(弟妹 H)